中国催化剂网 - 是催化剂行业的专业门户网站! !

商业资讯: 催化剂用载体 | 合成材料用催化剂 | 炼油催化剂 | 石油加工催化剂 | 无机化工用催化剂 | 有机化工用催化剂 | 展会新闻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无机化工用催化剂 > 对话法国AI绘画研发团队:AI是创造力的催化剂

对话法国AI绘画研发团队:AI是创造力的催化剂

信息来源:r-f.cn  时间:2019-06-28  浏览次数:41

Obvious团队用AI生成画作,作品曾拍卖43万美元。

去年10月,佳士得拍卖了首幅人工智能(AI)画作,成交价高达43万美元,成为震惊艺术界的一次尝试。近日,这幅画背后的法国研发团队Obvious又发布了一系列AI创作的浮世绘作品,再次引发关注。中国油画院画家胡昌茕表示,不用去给AI画作下定义,传统艺术家也不应该去抵制,因为这是科技发展带来的势不可挡的改变。

对话法国AI绘画研发团队:AI是创造力的催化剂

Obvious团队3位创始人。受访者供图

去年,法国研发团队Obvious的三位年轻人采用一种叫做生成对抗网络(GAN)的人工智能算法进行绘画创作,这种算法不仅能通过学习大量人类画作来生产作品,还能鉴别出人类与AI的画作区别。Obvious团队向这一系统输入了14-20世纪的15000张肖像画,通过训练创作出了一系列人物肖像油画,其中一幅名为《埃德蒙·贝拉米》(Edmond Belamy)的肖像画在佳士得被高价拍卖。

对话法国AI绘画研发团队:AI是创造力的催化剂

在佳士得拍卖的首幅AI画作《埃德蒙·贝拉米》(Edmond Belamy)。受访者供图

随后,Obvious团队开始探索用AI创作日本传统艺术“浮世绘”。浮世绘是版画的一种,要经过雕版、刻版、制作等复杂的流程,它已成为日本艺术的一个象征符号。面对这种复杂的传统工艺,Obvious邀请了日本浮世绘大师进行合作,听取艺术家的意见来建立浮世绘的数据库,尽可能追求画面的多样性,然后向人工智能算法输入这些数据。从技术上来说,和此前生产《埃德蒙·贝拉米》是类似的。他们于6月17日发布了系列名为“ELECTRIC DREAMS OF UKIYO”的22幅浮世绘作品,展现了日本1780至1880年间的社会风貌。

对话法国AI绘画研发团队:AI是创造力的催化剂

Obvious团队今年6月发布AI绘制的浮世绘作品。受访者供图

对话Obvious 团队

AI可以是创造力的催化剂

新京报:《埃德蒙·贝拉米》的成交价高达43万美元,如何看待这个超出预估价40倍的价格?

Obvious:我们非常震惊,原先认为成交价最高大约是1万美元。因为是首幅被拍卖的AI画作,它的象征意义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这么高的价格。另外,这幅画引发了全球关于“AI+艺术”的讨论,让AI作品真正打入艺术界,从这方面来说它值得这么高的成交价。

新京报:AI画作的真正作者应该是谁?

Obvious:我们在画作署名的地方写下了一行算法公式,因为这个公式暗示了画作产生的工程。AI画作其实是人类艺术家和算法技术进行合作创作出来的,不过从目前AI技术的先进程度来说,我们认为AI画作的真正作者应该还是人类。因为数据是通过收集人类艺术家作品来建立的,编码工作也是由人类完成的,算法只是一种生产方式。

新京报:未来AI有可能摆脱人类经验去进行绘画创作吗?

Obvious:我们正在努力去限制人类的干预,但是当下的人工智能不可能进行自主创作。创造力是一个比较主观的词汇,每个人有不同的定义。我们认为AI也是有创造性的,因为它可以制造出与众不同的视觉效果。当然人类艺术家是不可取代的,不仅是绘画领域,像雕塑、音乐等艺术领域,AI永远不会完全代替人类去创作。但是,我们希望AI能够在艺术界开辟一条独特的道路。

新京报:浮世绘是需要经过复杂手工艺程序才能呈现的艺术,刚刚发布的系列作品能被称作真正的浮世绘吗?

Obvious:在创作之前,我们翻阅了大量的相关资料,也请教了日本的浮世绘艺术家,对这种艺术形式进行了深入的了解。用AI创作浮世绘的目的,不在于和人类艺术家去竞争,而是想去向世界更好地宣传这种艺术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新发布的22幅浮世绘作品中,其中有2幅是先用算法生成画面,分解色块之后进行木板雕刻影印出来的画像。这么做也算是向传统手工艺致敬。

新京报:AI作画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Obvious:说实话,用AI去搞艺术是个疯狂的想法,我们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批评和质疑,很长一段时间内缺乏资金,因为没有投资者信任我们。但是,和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做喜欢的事情是快乐的,坚实的友谊也是我们继续下去的支撑。

新京报:对未来有什么计划?

Obvious:我们将持续探索AI在艺术方面的潜力,不局限于绘画,音乐、设计、时尚等等都值得尝试。我们想要向世人证明,AI不仅仅可以用作优化(事物),它也可以是艺术创造力的催化剂。

■ 延展

AI画作兴起 亮相央美毕业展

在近一年时间里,全球范围内许多机构、艺术创作团队都开始进行AI绘画方面的尝试。

近日,美国9 GANs艺术馆将AI算法生成的绘画作品放在多个网络艺术品交易市场上售卖。据9 GANs艺术馆网站介绍,此艺术馆每小时能够生成9幅艺术画作,涉及主题包括肖像、抽象、超现实等。该艺术馆称,每一幅画都是原创且独一无二的。画作在网络上开放下载,只不过下载需要支付15美元到166美元不等的费用。

据美国科技网站venturebeat报道,马里兰大学和Adobe公司研发出了一种新的机器学习系统LPaintB,它能够在一分钟内绘画出达·芬奇、维米尔等风格的画作。研究人员利用了一种叫自我监督学习的方法,使系统能在有限数量的参考图像上训练。

在今年中央美术学院的毕业展上,也出现了AI画作。据中国新闻网报道,化名为“夏语冰”的AI艺术家在展览中并没有引起观者的质疑,其作品很难让人看出是AI画作。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称,“这次的毕业展把‘她’算在里面,有点幽默,但也可以说是一种测试和实验,表明了中央美院一种前瞻性的思考。”

■ 声音

“这是科技发展带来的势不可挡的改变”

在AI画作《埃德蒙·贝拉米》被拍卖之后,很多艺术家和AI工程师对其产生质疑。据科技网站The Verge报道,很多人认为Obvious从各方“借用”代码生产画作,是对算法输出的粗糙诠释,缺乏独创性。报道指出,越来越多的AI画作出现,引发人们思考“艺术和创造力是什么关系;艺术家和机器又是什么关系”。

中国油画院画家胡昌茕表示,现在的AI画作还是建立在人类经验基础上的,是人类思维的一种数据化,和传统画家的画作差距并不大。目前,在绘画领域有一种趋势是传统手工艺回归,它带有某种缺陷和不完美,被认定为带有“温度”的创作,这可能是AI无法取代人类艺术家的地方。

胡昌茕表示对AI绘画很有兴趣,也认为其很有前景。“在围棋领域我们看到了AlphaGo的出现,不过绘画和围棋是不一样的,它没有明确的规则和判定标准,如果未来人工智能要脱离人类的经验进行绘画创作,关键在于它的依据和前提是什么。如果有艺术家能把艺术和情感语言转化为编码,转化为一种模式供AI去学习,那还是很值得期待的。”

关于AI画作是否能被称作艺术的争论,胡昌茕认为,不用去给AI画作下定义,传统艺术家也不应该去抵制,因为这是科技发展带来的势不可挡的改变。现在已经有一些艺术家尝试利用机器去进行绘画创作,比如艺术家刘小东用机械臂画画,运用数字技术与机械装置创作新媒体作品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摆脱人类意志的一种艺术创作。

新京报记者 陈沁涵 见习编辑 丁天 校对 杨许丽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催化剂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